美門見證集

愛溶化我神心

陳燕筑

       一個月前我的先生強問我﹐想不想在感恩節受洗﹐我很肯定地回答﹕不可能﹐我心裡還沒有準備好。而今天我會站在這裏﹐向大家做受洗的見證﹐實在是出乎我自己的意料之外。

神逐漸軟化我的剛硬

       我是在一個沒有宗教的背景中成長的。大學時為了學英文﹐參加了天主教神父與修女主持的兩個查經班﹐去了四年﹐我們幾位同學也和神父﹑修女辯論了四年。畢業時﹐還沒有一人受洗。我雖然是相信宇宙中有位創造者﹐但是祂為何一定是耶穌基督呢﹖我算是一位不信基督者。

       然而神卻默默地在我四週親密的家人身上做工﹐使我感受到祂的存在。多年前﹐強來到美門教會﹐也希望兩個孩子能到教會中敬拜神。雖然我自己不信基督﹐總覺得小孩有宗教信仰是好的﹐所以我也和他們前來做禮拜。孩子們從不情願來做主日崇拜﹐到後來喜歡來美門教會。不論是星期五的青少年活動或是主日崇拜﹐都成為他們生活的重心。但同時上教堂卻成為我的重擔﹐每次聽道十分受罪。既然孩子們喜歡上教堂﹐我就不需要再跟著跑了。所以每週主日他們三人來教會﹐我就一人在家得其所哉。但是神仍默默做工。1991年夏﹐強因身體不適﹐經醫生檢查證實是癌症﹐需要動大手術﹐這個消息對我們而言真如晴天霹靂。雖然我們表面上強作鎮定﹐若無其事﹐心中卻有無限的恐懼擔憂。他到紐約看了兩位名醫﹐得到同樣的診斷——動此手術﹐即使成功﹐也會帶來終生的不便。我們的心情十分沉重﹐在作最後決定前﹐又約了另一位專科大夫。事前強曾向神禱告﹐向祂祈求如果他的病得到醫治﹐他願意每天花一小時作靈修﹔但是他覺得神認為不夠﹐需要一個半小時。強只有順服﹐神就應允強﹐他的病會得到醫治。雖然尚未去看那位醫生﹐他心裏已感到十分平安。因為他知道﹐神所應許的必能成就。當時我私下也向神許願﹐如果強得到醫治﹐我會上教會做禮拜。我陪強去看醫生﹐等他宣告診斷結果之時﹐心中七上八下﹐緊張萬分。當他說因為癌發現得早﹐不需動大手術﹐只要動局部的小手術﹐而且不必做任何後續治療。這真是天大的喜訊﹗從那時起﹐強每天必做一個半小時的靈修﹐而我也樂意地和家人一起做主日崇拜。從強的經歷﹐神讓我體會到了祂的信實。

兒女的轉變使我體驗神的愛

       兩個孩子都非常善良﹐女兒木蘭正進入青少年的階段﹐也染上了一般青少年的習氣。不愛讀書﹑好打扮﹑喜穿名牌衣服﹑常講粗話﹑對父母態度也不好;但是當她真正接受了主﹐整個人變了,再也不注重打扮﹐也不在乎物質的享受﹐罵人的話聽不到了﹐懂得用功讀書。突然間﹐我們發現我們有了一個乖女兒﹗在她高中最後兩年裏﹐我們享受到非常溫馨的家庭生活。女兒的轉變再使我感受到神的力量﹐在人不能﹐在祂凡事都能。兒子唯德天性善良﹐個性含蓄﹐正處於青澀的成長期。我們那時卻忙於世俗的追求﹐而忽略了他的需要。我們非常愛他﹐卻又不得其法﹐常因愛與關懷反而起衝突。原來無憂無慮不知愁的成長歲月﹐卻成了不愉快的氣氛﹐和我們築起了一道沈默的圍牆。1992年八月﹐我們送他去印地安州讀大學﹐想到分手在即留他一人在陌生的環境﹐有多少的不捨。他會習慣嗎﹖他會快樂嗎﹖多少的問題只能留在心裡。回家後﹐我當晚思念與悔恨交織﹐無法成眠﹐在他房裡留戀徘徊﹐一面替他整理雜亂的衣物﹐一面懷念十八年來的點點滴滴。我拿起他丟在地上的一條運動褲﹐發現裡面口袋破了﹐破口處卻用一隻大別針夾住﹔當時﹐我看了淚如雨下。為了他與木蘭﹐我辭去了一份再也找不回來的好工作﹐在家陪了他們八年﹐而這麼小小的需要﹐他都不會來向我開口。多麼的心痛﹐身為母親﹐我有多少話想對他說﹐他卻已遠在他鄉﹗一時百感交集﹐就坐在他房間的地上寫信給他﹐一面寫一面哭﹐多少的傷心﹐多少的悔恨﹐也多麼希望他能體會到母親愛他的心聲。當時我寫完信時已是清晨六點﹐突然感覺到﹐神要我不必憂傷﹐唯德會了解的。很奇妙的﹐我的心自然地平靜下來﹐甚至感到快樂﹐因為我覺得神所應許的﹐祂會做到的。

       那天是星期日﹐當我整夜寫信時﹐心想一夜未睡﹐主日崇拜絕對不能去了﹐但是寫完信時卻改變心意﹐想要去教堂﹐因為我有一顆感激的心﹐要去感謝神賜予我內心的平靜。當天是一位友會長老講道﹐他第一句話就說剛送兒子去加州讀研究所﹐回想到兒子小時的種種。他說每個孩子都是神所賜的產業﹐交托給父母代為管教﹐直到進大學﹐只有十八年的時問﹐如何將孩子教養成人﹐是父母重大的責任。他的每句話似乎都是對著我說的﹐我心中十分激動。是的﹐神特地今天帶我來到祂的殿堂﹐原是要找來聽祂的話語呀!一個禮拜後﹐是我的生日﹐唯德當晚打電話祝我生日快樂。我當天也收到他寄來一張賀卡﹐上面寫著「約翰一書4:7-21」。我迫不及待去翻聖經﹐急著想看看到底是什麼經文。第一句我看到的就是﹕親愛的弟兄啊﹐我們應當彼此相愛﹐因為愛是從神來的……。有什麼禮物比「愛」更珍貴呢﹖我多麼高興呢﹗是神的愛使我們母子終於體會到彼此相愛。

兩家得救

       1992年5月﹐從澳洲來的鐘以西結牧師在各處作醫治佈道會﹐11日中白姐妹前去參加﹐鐘牧師在結束時要求聽眾自己禱告﹐希望第二天能帶幾位朋友前來參加﹐並私自寫下那個數目。當時中白得到的是二這個數目﹐但是當時並不知道會帶什麼朋友去﹐第二天她開車回家時突然有聖靈帶領﹐要她打電話給強的太太﹐那時她尚不知道我的名字。一回到家﹐來不及放下皮包就打電話給我﹐向我介紹鐘牧師的佈道也有醫治之能。那時家父患有老人癡呆症與柏金森症﹐都是無法治好的。我就抱著姑且一試的心情﹐當晚我們﹑家父﹑家弟一行五人去了佈道會。中白很高興看到我們﹐卻又納悶她禱告的人數是二﹐怎麼來了五個人呢﹖1994年5月他已昏迷不醒﹐6月9日家父病情加重住院﹐自此慢慢惡化。護士通知家人前去﹐一連五天情況都不好﹐一直昏睡不醒。第五天傍晚﹐中白打電話來﹐說是聖靈的帶領﹐要她去看家父﹐並替他禱告。當晚我們一起去醫院﹐家父居然清醒﹐雖然不能講話﹐當中白問他是否願意受洗時﹐他卻用眼神表示願意。次日中白與我們請了姜武城牧師前去為家父施洗﹐洗禮完畢時﹐家父笑得十分開心﹐非常清醒得救﹐護士看了都驚奇不止。但那以後直到他九月五日過世﹐都是神智不清。這一切除了神在做工外﹐還有更好的解釋嗎﹖在家父洗禮後回家的路上﹐中白才透露﹐那次鐘牧師的佈道會上﹐她所寫的數目是二﹐後來才知道並非兩人﹐而是兩個家庭:陳家與姚家。她相信我們兩家都會得救的。

        神一次次讓我認識祂﹐我雖真心追求﹐但是一直缺少信心﹐不能完全接受。我有子宮纖維瘤已多年﹐但醫生認為不需拿掉﹐只是每年檢查。今年初醫生說可能有變化﹐建議做子宮切除手術﹐動了手術才能做切片檢查﹔是好是壞﹐各有百分之五十的機會。這又是一個使我們憂心的消息﹐當夜我難以成眠。次日整天大雨﹐下班回家發現地下室淹水。強在地下室清理﹐狼狠不堪。兩個多小時後他沖洗乾淨﹐神清氣爽﹐精神百倍地來到廚房告訴我﹐他在地下室等水退除時﹐為我向神禱告時﹐遇見了神。神應許了他﹐我會得到醫治。我聽了眼睛一亮﹐我相信強所說的﹐但是我也好奇﹐遇見了神是那一種現象呢﹖他告訴我﹐他一人在地下室偏僻的角落﹐一片雜亂﹐汙穢骯髒﹐但內心非常安靜。因此開始禱告﹐很清楚地感到神來到他面前與他親近﹐感到非常可畏。他非常感動﹐想到這是一個多麼卑微的地方﹐神卻願意來與他同在。他開始為我的健康禱告﹐非常清楚知道了神應許了他﹐我會得到醫治的。聽了這番話﹐我一顆憂慮恐懼的心安定了下來。強建議我也請中白代禱。我當晚打電話去﹐中白問我好不好。當她一聽醫生所說的情形﹐馬上對我說﹐我們現在就在電話上禱告。結束時她說神剛才給了幾句話﹐要我去看以賽亞書41:13「因為我耶和華你的神﹐必攙扶你的右手﹐對你說﹐不要害怕﹐我必幫助你」和箴1:33「惟有聽從我的﹐必安然居住﹐得享安靜﹐不怕災禍」。看了這兩段經文﹐我的心真是快樂安靜﹐全身的重擔都交給了神﹐安安心心睡了甜美的一夜。神藉著中白繼續的禱告﹐又給了我許多安慰的話語。當我去看第三位醫生時﹐她說不必動手術﹐應該沒有問題。感謝主﹗我至今一切都好。是何等的愛心讓中白在深夜﹑在清晨為我禱告﹐這不是人的愛所能辦到的﹐只有出於神的愛﹐才能給她一顆深厚愛人的心。

痛下決心歸向主

       有了這許多的經歷﹐但是每逢人問起我是否準備受洗時﹐我還是回答不會﹐因為我總覺得信心不夠。十月底的某一天﹐與一位姐妹交談﹐聽到在她身上所發生的奇蹟。當她離去後﹐我自己在思考﹐這一年多來﹐我的辦公室也有許多問題﹐不少事發生在同事與我身上。最近半年﹐小小的一組就有兩位同事得了癌症﹐都在接受化療。神一次又一次地向我顯示祂的存在與信實﹐我卻頑強地不肯接受祂﹐是不是我應該學習順服祂﹑準備受洗了﹖我心中不時在想這個問題﹐卻不願告訴強。最後我向他表示這種想法時﹐他很鼓勵我應該找張牧師談談﹐因此與牧師約好11月10日晚上見面。但是傍晚他打電話來說﹐小芸(教會裏的一位生病做化療的小女孩)的情況很不好﹐已在醫院﹐他要去看她才過來﹐會晚半小時。我們聽了非常不安﹐十三歲的小芸得了血癌不是已經得了醫治嗎﹖怎麼突然有此變化﹖當時強要我打電話給中白姊妹﹐請她為小芸禱告。我們在家中等候張牧師﹐他卻遲遲不來﹐就覺得不妙。當他們終於來到時﹐我想到他們的疲累﹐不願意再佔去他們太多的時間﹐我只講了些分享與疑問。張牧師建議我先參加感恩節受洗預備班﹐即使到了那天仍不想受洗﹐還可以不受洗。準備總比沒有準備的好﹐我接受了他的建識。
       第二天清晨﹐教會的傅小萍姊妹打電話告知﹐小芸已於清晨五時過世。聽到這個消息很難過﹐固然痛惜一個年輕生命的早逝﹐更替她的父母傷心﹐叫他們怎能承受這傷痛的打擊﹖我們除了與他們一同哀哭﹐卻無法安慰他們的喪女之痛。不久中白也打電話來告知此事。她昨晚接到我的電話後﹐就開始為小芸禱告。今晨五時神叫醒她﹐要她為小芸禱告。禱告到一半時﹐神要她去找小芸的父親﹐因為有經節——約翰14:27「我留下平安給你們﹐我將我的平安賜給你們﹐我所賜的不像世人所賜的。你們心裏不要憂愁﹑也不要膽怯」要給他。他聽了這段經文後﹐告訴中白﹐他女兒小芸已於清晨過世。說到此時﹐中白哭了起來﹐將電話掛斷。當我告訴強時﹐他也說昨晚禱告時也不覺平安。
       主日張牧師臨時改講「你當預備見你的神」。整個崇拜時間都在講小芸的離去﹐與我們大家的悲傷﹔我們不知道為什麼﹐但父神必有祂的美意﹐我們也有功課要學。牧師站在台上講時﹐不時聽到台下此起彼落的飲泣聲﹐是的﹐我們都有功課要學。小芸已經走了﹐而我還在猶豫。宇宙有位創造者﹐耶穌基督讓我一次又一次的看到祂就是那位又真又活的神﹐我還等什麼﹖這還不夠嗎﹖淚流滿面中﹐我立下了決心﹐準備感恩節受洗。洗禮後收到主內弟兄姊妹所贈的杯子﹐上面刻著「我們應當彼此相愛﹐因為愛是從神來的。」——約翰一書4章7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