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門見證集

生命的樂章

石懷東傳道

我的心哪﹗你要稱頌耶和華﹐不可忘記祂一切的恩惠。

祂赦免你的一切罪孽﹐醫治你的一切疾病。

——詩篇103:2-3

以艱難給你當餅

       秋陽依然耀眼﹐微紅的楓葉蘊藏在青綠的樹叢﹐輝映幾分頗具詩意的初秋。9月24日開車走上熟悉的小路﹐駛向口腔外科醫生的診所﹐坐上椅子等待醫生檢視上週切除舌頭腫塊(Lesion)的狀況。醫生面色凝重﹐手上拿著切片(Biopsy)報告﹐若有所思地告之﹐此腫瘤經過 Mount Sinai 醫院實驗室檢驗﹐證實是惡性癌細胞。知悉此惡訊﹐心裡毫無準備﹐有些惶惶然﹐雖沒有晴天霹靂驚愕之感。醫生立刻與我的家庭醫生聯絡﹐告之勢態嚴重﹐並建議儘快約見癌症專家﹐準備進行切除手術。

       離開診所開車回到辦公室﹐靜坐默思﹐在神面前安靜禱告﹐求主赦免一切的罪孽﹐醫治一切的疾病﹐深信神向我們所懷的意念是賜平安的意念﹐不是降災禍的意念﹐要叫我們末後有指望。心中雖有從主來的平安﹐但各種複雜的情緒也同時湧上心頭。過去聽了不少癌症病患死去活來痛苦的搏鬥經驗﹐這條道路自己從未走過﹐前面的日子將要如何? 魂牽夢縈的是妻子孱弱的身體﹐稚齡兒女的將來﹐年紀老邁的雙親﹐許多待完成的事工……一連串巨大休止符的陰影正籠罩著我的生命。

舉起聖潔的手

       得病的消息﹐似乎開起了每一扇教會的門窗﹐不脛而走地進入遠近朋友的門戶。禱告的雙手﹑禁食的哀求﹑無聲的吶喊﹐鮮花﹑水果﹑電話﹑卡片傳來的隻字片語﹐都震撼了我們沉寂已久的心。我的教會在10月2日舉行特別禱告會﹐與會的人數不亞於平常的崇拜﹐肅穆的氣氛中有些淒蒼之感。我們的心中充滿掙扎帶來的激動﹐我們一齊落淚﹑認罪﹐擁抱長哭﹐我深深感到弟兄姊妹靈裡的憂傷﹐透露出深切的關懷﹔也許這條癌症的鎖鍊把我們眾人深鎖於共同的苦難中﹐使我們心中悽楚﹐彼此同情﹐發出無法用言語表達的極致。求主不讓我們禱告的火燄冷淡﹐認罪的勇氣消失﹐相愛的情意褪色﹐否則我們將成為一堆了無生氣的枯骨。面對前面的苦難﹐求主賜下剛強﹑仁愛﹑謹守的心。 父阿! 倘若可行求你叫這杯離開我﹐然而不要照我的意思﹐只要照你的意思。(馬太26:39)

住在全能者的蔭下

       時候到了﹐那要來的就要來到。10月13日清晨﹐車子夾雜在喧嘩熙攘的公路上﹐在清冷的陽光﹑帶著秋意甚濃的風中﹐李定武牧師夫妻帶我來到紐約市 Sloan-Kettering Memorial 醫院。回想這一生沒有住過醫院﹐未曾開過刀﹐太少經歷肉體的折磨。茫然的心懷帶著些許的憂愁﹐和病得痊癒的期盼。在候診室﹐我們唸了詩篇九十一篇:住在至高者隱密處的﹐必住在全能者的蔭下……

       我換上了醫院的衣服﹐戴上識別病者的手圈﹐作了簡短的禱告後﹐10時45分被推進開刀房﹐十餘位身穿綠衣的工作人員﹐對我點頭示意一切就緒﹐上了手術臺﹐注射麻藥後﹐木然的我就安靜沉睡了。下午四時許﹐在光影飄忽中﹐聽到愛妻的聲音﹐輕略過耳。李牧師告之﹐開刀手術順利﹐割去了15%~20%的舌肉﹐並從頸部取出29個淋巴球(Lymph Nodes)。此時雖然眼不能睜開﹐心中卻感到一種被關懷﹑相伴之感。下午六時進入病房﹐意識清醒﹐看到會友侍立在旁﹐那是一片情懷的暖流﹐一切安頓就緒後﹐才與我揮手再見。自己在不知不覺中又入睡了﹐面對未來住在醫院孤絕的日子﹐將是一片白色的天空。

數算自己的日子

       半夜夢醒時分﹐萬籟俱寂﹐有氣無力的躺在床上﹐經過檢視﹐原來有三根管子插在身上﹐左手腕上有IV點滴﹐右頸傷口連著引流液﹐接到隨身攜帶的壺子﹐鼻子插上通到食道的管子﹐以為輸送液體之用。開刀的疼痛感覺不出﹐但身體的移動很不自在。平時就不甚喜歡睡覺的我﹐住院的日子更加顯得單調又冗長﹐時時看著手錶﹐不斷上緊發條﹐凝視窗外一片天空。看著日出﹑等待日落﹐望著夜幕﹑期待黎明。數算日子﹐期待更好的明天﹐但明天似乎總是那麼遙遠。因為舌頭開刀﹐有口難言﹐與護士只能用紙筆傳達訊息﹐親朋牧長的探視﹐穆然無言的對話﹐加添了無聲勝有聲的情趣。獨坐病床旁﹐望著涓涓下滴進入鼻孔的食物﹐緩慢的令人屏息﹐每餐需歷時近兩小時﹐才能完成壯舉。這段時間是我最好的禱告生活時段﹐為教會﹑會友﹑傳道人﹑家人﹑神的國﹐忽然感到豁然開朗﹑靈裡欣悅的滿足。

       每天在走廊上散步﹐成為我的最愛﹐不長的走廊上﹐總會遇到其他病中喘延的同族類。稀疏的頭髮﹐蒼鬱的臉頰﹐瘦消的身體﹐加上頸上引流的壺子﹐掛IV的鋼架﹐成為我們共同的識別證。每次的問安中﹐總是看到對方臉上依然散發出勇敢的笑容。有時走過一間病房﹐不見裡面的病人﹐只見護士正忙著清理更換床單﹐後來得知﹐此君已於數小時前撒手人寰。上蒼讓我們在世寄居的日子﹐誰能增長片刻﹖生命中的悲歡離合﹐誰能掌握終結﹖

       10月18日﹐週一早晨﹐一樣的陽光射進病房﹐熟悉的腳步聲穿梭在病房的走道﹐似乎又要面對漫長的一天。頸部的血滴已停止外流﹐醫生囑咐護士﹐把與我共處五天﹐令我寢食難安的引流管﹑點滴管一併拆除。中午口腔專家測試我吞飲的能力﹐順利過關。抽去我鼻中的管子﹐頓時我成為毫無牽掛的自由人。五天來﹐第一頓用口吃的食物上場了﹐誠心感謝後﹐努力用口吸啜﹐熱心的護士送上兩份巧克力冰淇淋﹐以為祝賀。下午一時左右﹐護士轉達醫師的宣佈﹐我健康的可以出院了。心中的雀躍湧上心頭﹐很快的整理好東西﹐與護士揮手作別﹐再度進入滿有憂患且有歡悅的世界。不知離開後﹐誰會住進自己才住過的病房。經過一番折磨﹐奮鬥﹐等待黎明﹐數算還有多少個明天……

公義的日頭出現

       坐上弟兄的座車﹐溶入喧騰的城市﹐駛往回家的路上。家﹐一個可愛神聖的名字﹔回到家中﹐心裡有一種歸屬滿足的感覺。

       舌頭的腫脹﹐頸上的刀痕﹐帶來身體少許的變化﹐生活的調適也有一些。打果汁機成了生活的必需品﹐凡物必須經過此機﹐處理成為嬰兒食物狀才能入口﹐走路則要硬著頸項﹐徐徐慢行﹐一反過去﹐天馬行空的步伐。

       10月23日﹐主治醫師電話留言﹐切除的淋巴球﹐檢驗結果全無癌細胞的感染﹐因此日後不需做化療或放射線治療﹐聽著醫生平實的聲音﹐我抱著愛妻﹐對神存著敬畏和道不完的感恩。我的心哪﹐你要稱頌耶和華﹐不可忘記祂一切的恩惠。祂赦免你的一切罪孽﹐醫治你的一切疾病。祂救贖你的命脫離死亡﹐以仁愛和慈悲為你的冠冕。(詩103:2-4)

       歷經這數週的震撼﹐讓我更多了解﹐在這充滿溫情世界裡自己的虧負。在安靜的凝思中﹐更體會到神的聖潔﹑公義﹑智慧與權能。甚願藉著此次的苦難﹐能帶來個人﹑家庭的復興﹐教會肢體受到益處﹐神的名得到榮耀。現在病得醫治﹐以後還會有再病的時候﹔癌細胞切除﹐還會有復發的可能。身體是神的殿﹐應時常保養顧惜﹐不僅不讓有形的病毒侵蝕﹐更不能渾然無知地讓無形的罪惡污染﹐而任其擺佈﹐直到為時已晚﹑悔恨綿綿。

       越過休止的音符之後﹐將是另一生命樂章的開始﹐剩餘的年日﹐仰望化育的主宰﹐在這顛沛流離的世代﹐反射祂的光輝﹐彰顯祂的榮耀﹐奏出亙古長存永不休止的樂章。

  石懷東傳道係美門教會的創會同工。1983-1994年有十一年之久在本會忠心地服事。之後﹐主帶領他去美德教會服事﹔目前則在華人福音會服事。復活的主在徒2:26裏說:「我心裏歡喜﹐我的舌快樂﹐並且我的肉身要安居在指望中。」但願這話也應驗在石弟兄的身上。讓我們繼續為他禱告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