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門見證集

遲來的擁抱

陳昆華

     ◇(作者雙職事奉,為雪佛龍海外石油公司技術顧問,也是上帝的僕人,做傳道及教導的工作。) 

       那天收到學弟的電子郵件,我是又驚喜又掙扎。驚喜的是,上帝垂聽我的禱告,竟然這麼快就動了工,要開始在我身上做對付的工作;掙扎的是,哎!真到這無法逃避的地步了,自己卻該如何面對呢?我再看一遍電郵,心潮翻湧。
       上帝啊!如果是你的旨意,那我還有什麼可說的呢?去吧,慶賀導師八十大壽,藉著大家熱鬧的機會,三十年的恩怨一筆勾銷,也免得尷尬。

恨火中燒  狹道陌路三十年
         三十年前,我在哥倫比亞大學攻讀地球物理專業,是學子中的佼佼者。然而在哥大的最後兩年,日子卻並不好過。因為導師找茬,拖著我做低薪工作,硬是不讓我畢業,耽擱了整整兩年。我滿腹的雄心壯志無法施展,看著自己的成果無論如何也是夠博士水準的,卻不能到外面的世界一展拳腳,而在這裏寄人籬下,浪費生命。怎麼想也不明白啊,竟然會遇到如此不堪的導師!連院長和系主任都看不下去,表態若我找律師告導師,他們都支持。但是靠著上帝的大能,我一次次地告誡自己必須冷靜。我是主的門徒,上帝教導要順服掌權者,導師又是領導,所以我決定不告他。就這樣,凡遇忿忿不平、艱苦難忍時,都是靠著禱告走過來的。雖然沒有告導師,但對他的恨卻在心裏植下了根,這一恨就是30年。30年來,我從不願意跟他說話,很多次在國際學術會議上見到他,也當作陌路人。被他耽誤了兩年的寶貴青春,這筆賬他當如何償還呢!
         其實上帝沒有讓我吃虧。還在校期間,我就被紐約市立大學聘為地球科學系教授,之後又在著名的雪佛龍海外石油公司(Chevron Corporation)任技術顧問,在地球物理界石油業中也作出了許多成就。而且從外界看來,我在各方面也是很不錯的基督徒。可是世俗的成就、教會的服事卻絲毫沒有減輕我心中對導師的恨。這種恨,雖沒有熊熊火光,但我很清楚,它從來也沒有熄滅過。

有心釋懷  誠意求助解鈴人
       一天,歐洲舉辦營會,邀請我當講員,主題是「完全饒恕」,我一口答應。然而,後來心裏卻忐忑不安了。上帝說,你有什麼資格講這個資訊呢?你自己還沒有完全饒恕。於是,我向上帝禱告:神啊!求你對付我吧!我知道,很多禱告由於不合上帝心意而不得應允。但是求神對付的禱告,上帝是一定會答應的。看著學弟的郵件,我知道,上帝已垂聽了我的禱告,他要對付我了。於是,我就給學弟回郵件,說可以啊!這可把他嚇了一跳。他知道我和導師之間的恩怨,卻不曉得我正處在求上帝對付的當兒,所以雖是發信問我,卻沒有企望從我這裏得到肯定的答復。接到我的回信,他連忙打電話來問我,你真願意啊?我說,願意就願意,哪還有什麼真不真的!接著,我們就著手組織為導師慶賀八十大壽了。計畫是發動當時的同學於九月份導師生日之際,回到哥倫比亞大學,將每個人最得意的論文彙集成冊,送給導師作為生日禮物。

終躲不過  風瀟瀟兮易水寒
        那是2001年9月初我在中國。那天傍晚,電視裏播放飛機撞擊美國世貿大廈的鏡頭,開始我還以為是模擬動呢!再一看,不好,竟是來真格的!我嚇得夠嗆。9月15日整個紐約市戒嚴,所有班機全部停飛。我心裏暗暗松了口氣。好哇這下子紐約是去不成了,也不需要硬著頭皮去參加導師的慶生,更不必面對他了!我跟上帝禱告,主啊!不是我不去,目前這種狀況,我想去也去不了啦。我是下了決心的,去不成可不是我的責任了。這樣,我帶著慶倖的心情回到三藩市。到了家門口,打開信箱一看,不禁驚了一跳,哭笑不得地歎道:上帝的對付可沒完!我收到一封從中國科學院寄來的信,要我去北京慶祝導師80歲生日。而當時,在海外受到邀請的只有兩位:我和一位學姐。導師是華人,在中國石油領域作出過很大的貢獻。所以,中國科學院也打算組織相關人士會集北京,一起發表論文,收集成冊,送給導師作生日禮物。我百般掙扎。想著,唉,上帝,你就是不饒我啊!其實,我心裏真不願意去,一是要面對我不想再與之有任何糾葛的導師,一是如果去北京的話,我還得自己掏腰包買機票。掏了錢去找罪受,我越想越冤。此時,太太開慰我說,去紐約你都答應了,去北京不是一樣嘛。我想也是,於是下決心買了機票,趕赴北京。

山重水複  未知何處是盡頭
        在去科學院那幢外國專家樓的路上,我低著頭想心事,只覺得步子沉沉的,要去面對讓我恨了30年的人哪!到了門口,還沒進去,就遠遠看到年屆八十的導師步履蹣跚地向我走來。到了跟前,就一把將我緊緊抱住,一遍遍顫顫地喊我的名字。不覺中,我倆都是老淚縱橫。此時此景,讓圍觀在旁邊的一大堆要人名人、專家院士,都莫名其妙,不知發生了什麼事情。我雖然感動,但仔細一想,還是不肯釋然。他這是真情還是假意呢?但又即刻祈求上帝不要讓我有懷疑之心。接著,慶典開始。就在我發言之後,導師緊接著跑上臺去。他的長篇講話,竟然全是表彰我對石油工業的貢獻,尤其誇獎我是他最得意的門生。當天,導師是主角,所有的人與事都理應圍著他轉才是。而他卻在大庭廣眾之下,竭力抬舉我,一時令我匪夷所思。結束後,好多人蜂擁而上,圍住導師攀談,我則遠遠地站在一旁晃悠。卻只見導師推開人群,朝我走來。哎呀!不好,顯然是找我的。我一邊看他走來,一邊心裏發戰,不住地跟上帝嘟噥,我都已¾-來了,抱也抱了,哭也哭了,你還要我做什麼,幹嘛還非要讓我跟他糾纏不清呢!然而,上帝的對付是徹底的。導師對我說,希望與我單獨共進晚餐。當天有許多人宴請他,他竟然謝絕了所有的邀請。沒辦法,他這麼說,我只好硬著頭皮答應下來。

柳暗花明  冰釋前嫌淚滿襟
        晚間,兩人隔著小餐桌,面對面坐著。飯也吃不下去,話又沒啥說的,就這麼乾耗著。最後,還是導師先開了口。他說:「昆華,我知道你不喜歡我,懷恨我30年。」頓了頓,接著說:「知道我為什麼不讓你畢業,讓你硬拖了兩年嗎?」我抬起頭看他,等他繼續說。「因為我太愛你了。」我訝異於這樣的回答。盯著他的臉,等他給我一個合理的解釋。「我一直希望你出人頭地,但是你太驕傲了。那時,我希望你學習謙卑。」他一字一句緩緩地說著。我再也忍不住,開始流淚。
        我年輕時那心高氣傲的浮躁形像隱隱約約地呈現眼前。是啊!從小就人才出眾,直升哥大,表現一貫出色。但一帆風順的境遇醞釀了驕傲的心性。我自命不凡,目中無人。倘若不是被那兩年掙扎、反思的歷練磨掉了銳氣,對於之後所取得的一系列學術成就,就會不懂得如何自處。驕傲使人毀滅,而上帝藉著導師延緩我畢業的時間,以修剪我的驕傲。正因為走過了那兩年,後來雖然許多事情包括我所得的榮譽、地位,本應是很容易讓我自誇的,但我並沒有沾沾自喜,而是踏踏實實地走了過來。我是大學的教授,著名公司的技術顧問,又是石油領域的專家。我無須自備履歷表,也沒有必要去尋找工作,從來都是機會來找我的。然而,這一切都是未經磨練而目空一切的那個我所輕浮得無法承受的。我抽泣起來,哽咽道:「我終於明白,您是愛我的。而我卻懷恨了30年。我誠摯地向您道歉,不會再懷恨您,我還會去看望您。」八旬導師也不禁潸然淚下。於是至此,我們這兩位年過百半的老人完全釋懷。

 驀然回首  心服歎謝恩情
      回到旅館的房間裏,我獨自閱導師八十大壽的紀念冊。扉頁上赫然印著他的親筆題詞:「天將降大任於斯人也,必先苦其心志,勞其筋骨,餓其體膚,空乏其身。行弗亂其所為,所以動心忍性,增益其所不能。」我的淚水再一次奪眶而出。
      當初,在我忍了兩年終於拿到畢業證書時,導師曾寄給我一張卡片,上面寫的就是孟子的這段話。我不屑地瞥了一眼,就丟到垃圾桶裏。心中忿忿地想,耽誤我兩年,當廉價勞動力為你賣命,還好意思贈送古訓?如今,再次看到紀念冊上導師的題詞,我才真正體會到他的深刻含意。值此80大壽之際,卻在人手一份的紀念冊上題寫這麼一段訓言,似乎顯得有些不倫不類,令人費解。然而,其中的奧秘及所引伸的故事,也只有我和導師兩人心知肚明瞭。入夜,我向上帝禱告謝恩。
      主啊!感謝你帶領我信靠你,不容我退縮。你讓我遵行你的旨意,勇敢地面對我本不願面對的,卻由此得以與導師冰釋前嫌,讓我放下了身負長達三十年的重擔。
      主啊!感謝你以那不得畢業的兩年鍛造我!讓我靠著你走過沮喪,學習謙卑,生命再次被更新,從而能承擔起今生你所託付的諸多重任。
      主啊!感謝你如此愛我,帶領我學習饒恕的功課,讓我從此能輕裝上陣,奔走天路歷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