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門見證集

新造的人

陳進安

若有人在基督裏﹐他就是新造的人。舊事已過﹐都變成新的了。

——哥林多後書5:17

 

       在一連串的災難裡—被人騙去三十五萬、工作莫名其妙被解僱、得了直腸癌﹐我覺得落入有如舊約裏受苦的約伯的處境了。不過感謝神﹐在這一年中﹐讓我們一家三口﹐都能平安渡過。回想那死蔭幽谷的經歷﹐仍有餘悸。

       我自台灣清華研究所畢業﹐來美國七年﹐先在 University of Wisconsin-Madison 醫學院就讀醫學物理系﹐然後在新澤西州的醫院裏工作﹐從事腫瘤治療。在神的恩典下﹐安逸的過日子。我們銀行的存款超過六位數字。1994年11月中﹐有位朋友以性命擔保﹐請我們幫他一個「很好的投資」。在十天內即可回收兩倍﹐他可以賺佣金。30萬資金拿去後﹐他就一直支吾其詞。直到一月底﹐才發現他是惡性欺詐﹐於是訴諸法律﹐請了律師﹐但一直沒下文。另外﹐負責計畫的公司﹐再向我們借五萬美金﹐以銀行保證﹐要為我們賺回所損失的。沒想到等他花完錢﹐打算還要向我再借25萬﹐我就不再理會了。就在這受騙沮喪的時候﹐醫院管理人員嫌我薪水太高﹐莫名其妙的解僱我﹐真是令人氣憤。1994年初﹐我的老闆千方百計挖我去﹐為了幫他們解決困難﹐我每天早上五點半起床﹐開車160公里去上班。如今﹐卻因她個人的問題解僱我!在美歷練不深﹐常遭人陷害、欺侮﹐現實的世界﹐不得不令人寒心!心想﹐留著青山在﹐不怕沒柴燒。

       就在這時候﹐老是看到有關「癌症」書籍﹐特別是《不滅的燈火》﹐早上一翻到就是吳勇長老的直腸癌的見證。於是心裡很不平安﹐加上同學及一位姊妹再三催促﹐才去看醫生。結果發現竟是直腸癌﹐估計約有八至九公分長﹐醫生建議全部立即切除﹐裝上永久性人工肛門。接連的三個厲害的打擊叫我的心回轉歸向神。當我一轉向神時﹐神的恩典就開始臨到我﹗

       禱告後﹐我決定先參加教會退修會﹐之後去看經由所介紹紐約的專門醫師﹐才免了永久性人工肛門手術。在5月底﹐參加了愛修園退修會﹐請陳璐牧師特別為我禱告﹐那時全身麻麻的﹐特別是手指﹐有被「電到」的感覺﹐這是我信主以來﹐第一次被聖靈充滿的強烈感覺。從那天起﹐纏累我七年多的胃痛竟然好了﹐至今﹐我就沒有再吃過胃藥了﹐感謝主。但是對我的癌症病情有助益嗎﹖

       當我知道罹患了直腸癌﹐開刀手術是必要的﹐醫療費要很多錢﹐那時我被騙了35萬元美金﹐加上又失去了工作﹐連醫療保險也中斷;這時要開刀真不知如何是好!就在這時候突然想起兩個星期前﹐主已預備好了另外一個保險公司給我們﹐只要繳錢﹐即可在5月1日生效﹐真是感謝主!趕快申請。手術費用都可免了﹐心裡才有平安﹐放心的去開刀。另外﹐感謝主!我的妻子鴻慧很快地找到一份半天的工作來補貼家用﹐可是在手術及復原期間﹐誰能照顧我們的小頡呢?才禱告結束﹐一位弟兄就打電話來說﹐願意提供他家給我們住﹐他的妻子則可以幫忙看我的小孩﹐讓我渡過這一關。這時候只能再次感謝主的預備﹐及他們夫婦的愛心。

       在開刀前﹐有一個醫學物理師執照考試﹐我等了五年才能參加。雖然因生病及種種因素早就無心準備功課﹐但求神讓我參加﹐或許有個經歷也好。當時心裡有一微小聲音說﹐還是要準備;另外有一個聲音說﹐都快沒命了﹐也沒有時間了!最後我只花了兩個半天﹐把在夢裡所蒙提示的﹐及神要我看的三張40個考題念完(事實上我只念完13題)﹐就匆忙應攷。考前非常緊張﹐桌上擺滿各種的書本﹐也做了許多重要的記號。但是我已幾天未吃東西﹐沒有體力了。只有一件事我現在可以做—就是禱告神。於是安靜於主的面前﹐求主加增力量與保守一切。隔日口試一開始﹐腦子裡面一片空白﹐似乎以前讀的都記不起來了。在收到第一題時﹐考官要我念出來﹐這時覺得我的英文突然流利起來﹐更驚訝的是﹐這第一題與我準備的中一題完全一樣。於是信心大增﹐一題又一題回答﹐直到結束。

       考完口試﹐心裡很感謝神的帶領與保守。還趕上早一班飛機回到新澤西﹐到了朋友家﹐我的妻子鴻慧都驚奇我提前到家。我告訴她我考得很好﹐她叫我不要太驕傲﹐等放榜再說!於是準備灌腸﹐後天開刀。感謝主﹐一星期後在病床上接到通知﹐我考試通過了。(幾位同學反而未過。)

       6月6日開刀﹐一切順利。醫生說這次手術很奇妙﹐腫瘤只有四公分長﹐而且割除時﹐沒有流血與擴散。(這是一個不可置信的神蹟﹐我深信跟我的得聖靈的充滿有關。手術很成功。第二天後﹐我可以下床走路﹐一切似乎很好﹐只欠排氣。同樓有兩位仁兄﹐也尚未排氣﹐星期四我為他們與我禱告﹐希望早一點排氣﹐沒想到﹐三個人同一天晚上都排氣了﹐真是感謝主。

       可是到了星期天下午﹐我開始發燒、嘔吐。半夜時﹐醫生診斷為腹膜炎﹐於是連夜開刀。這次手術後﹐我整個人就不一樣﹐真是破碎了﹐腹腔整個包紮起來﹐傷口很大﹐近20公分長﹐5公分寬﹐2公分深的傷口﹐再加上暫時人工肛門﹐我連講話的力氣都沒有﹐也讚美、禱告不出來了。感謝許多弟兄姊妹前來探訪﹐為我禱告、讀經、唱詩﹐慢慢再從死蔭幽谷底上來。身體的疼痛之外﹐心裡更是憂傷﹐撒但總是在嘲笑我「你的神在那裡?」這是撒但一貫的計倆﹐要我們遠離神。在醫院裡住了兩個星期後﹐終於回到教會朋友家休養。感謝眾弟兄姊妹每天輪流送飯菜﹐我的傷口也癒合的特別快﹐連護士都認為奇妙﹐只有感謝主的保守。

       在休養第二禮拜中發燒不退﹐感謝洪弟兄早晚來床邊為我禱告﹐直到燒退。星期三晚上是禱告會﹐我求神能讓我參加﹐可是發燒頭痛一直沒好;吃完晚餐﹐燒還沒退﹐心裡難過﹐不能參加禱告會了﹐神沒有聽我的禱告!我還是決定要去﹐我到樓上洗把臉﹐沒想到﹐燒竟然在這時退了﹐頭也不疼了。趕快換好衣服﹐搭洪本展弟兄的車子去教會。記得約書亞記三章15節:「他們到了約旦河﹐腳一入水﹐然後水全然斷絕﹐於是百姓都過了約旦河。」想一想﹐我們常常向神祈求的都是恩典、奇蹟在前﹐而我們的信心實在不足﹐都希望看到神的恩典﹐然後才去行。然而神卻要我們先有信心﹐然後再行。祂的恩典早已預備好了﹐等我們去支取。這一點心得願與弟兄姊妹一起分享。

       燒退了﹐接著是皮膚過敏﹐真是全身癢得難過。抓得皮破血流﹐不能入睡﹐真是苦啊!最後﹐只能向神求忍耐的力量不要理會皮膚的癢﹐也請教會為我禱告﹐過敏才慢慢退去。頓時才覺得「不癢」的時候好舒服﹐所以﹐現在皮膚不癢也要感謝主。

       9月底﹐作最後收尾手術﹐把人工肛門縫合﹐恢復為正常人。由於紐約的醫生從去年6月生病﹐一直沒有與我聯絡上﹐只好另請高明。原本自己選中A醫師﹐有三次的預約﹐但都無法去看﹐只好放棄﹐找在當地 Redbank Riverview 醫院的醫師。而在我手術期間﹐前述醫院的護士罷工﹐感謝主﹐還好我沒去成。在這段期間﹐常有弟兄姊妹直接或間接來幫助我們。我們在信心上依靠主﹐經常禱告。在經濟上﹐照顧關懷﹐這一切真讓我們有說不盡的感謝。這個大家庭的肢體彼此服事﹐願主耶穌大大地祝福我們教會。這是主所悅納的教會。也感謝主在這段期間使我體會到在苦難中嚐恩典、在病患中得醫治、在絕望中現奇蹟、在黑暗中見亮光、在沮喪中依靠主、在主恩中享受平安、在禱告中求信心、在事奉中學虛心、在軟弱中變剛強、在征戰中打勝仗、在失敗中唱凱旋﹐在凡事上感謝、讚美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