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門見證集

我找到了﹗

李台鶯傳道

       1958年8月23日那天﹐舉世聞名的台海八二三砲戰爆發了﹐我也在那天悄悄地來到了人間。

生於憂患台灣

       當時國府撤退到台灣不到十年﹐環境尚稱窮困。有錢的人固然有錢﹐窮人家孩子在學校裏卻可能受到老師的白眼﹑同學的欺負。小學四年級時﹐家父因瓦斯爐爆炸﹐重傷不治過世。母親一人含辛茹苦﹐拉拔我們五個小孩長大﹔年紀小小的我變得早熟。

       國中的我功課雖好﹑文筆亦佳﹐卻是學校的問題學生。同學進不了我的世界﹐老師疼我﹐卻不能滿足我對愛的需求。有一天讀書累了﹐放眼窗外﹐一片黑暗﹐突然一個問題閃過﹕人死了以後﹐會去那裡﹖父親在另一個世界﹐是否有知覺﹖他脫離了這世界的痛苦﹐但他現所在的世界如何﹖是比這個世界更好﹖抑或更糟﹖如果更糟﹐人死後並沒有得到解脫啊!如果更好﹐人只有等到死了才能進入那個世界。那麼﹐人生在世又有何意義﹖我問老師﹕人活著是為了什麼呢﹖她回答說﹕等妳上了大學﹐妳就會知道。

       我拼命唸書﹐考進第一志願的台大。校園裡卻充滿了年輕台大人的驕傲及無知﹐舞會和電影明星的話題到處可見可聞﹐不見得人人認真研究學問。我又問老師﹕人活著是為了什麼﹖她回答說﹕等妳結婚生子﹐妳就會知道。

       畢業後在機關工作﹐看見了更多的黑暗。這個社會講的是金錢和權力﹐人與人之間盡是利害關係﹐虛偽相處。什麼青年獻身國家﹑理想抱負﹐盡是美麗的謊言。我也跟著腐化﹐生活糜爛﹑情感出軌﹐生活愈加迷茫及無力。有一晚﹐夜深人靜﹐躺在床上﹐我捫心自問﹕ 「妳現在有了很好的工作及薪水了﹐妳還有什麼不滿足﹖」我仍是不知人為什麼活著。人自出生就開始受折磨﹐直到長大了﹐經歷政治的黑暗﹐加上社會的污染﹐豈不是捲入時代洪流﹑被吞沒嗎﹖

馬里蘭的春天

      1985年我到了美國馬里蘭大學深造。一連串的困難之下﹐我信主受洗了。但我變得更無力﹐因為我做不到聖經中的道德標準﹐過去失敗羞恥的記錄也不斷出現。我變得憤怒﹐台灣的生活沒有回答我生命的意義﹐美國的也不如想像中的美-基督教只有暴露出我的本性之惡﹗人果真就註定沒有盼望﹐只有隨著時代潮流而生老病死嗎﹖

       1986年春天車禍後﹐一位台灣來的吳長老及其他弟兄姊妹來探望我。他只是對我說了三段聖經的話﹕我們得救是本乎恩﹐也因著信﹐這並不是出於自己﹐乃是神所賜的﹐也不是出於行為﹐免得有人自誇。我們原是祂的工作﹐在基督耶穌裡造成的﹐為要叫我們行善﹐就是神預備叫我們行的(弗2:8- 10)。我們若認自己的罪﹐神是信實的﹑是公義的﹐必要赦免我們的罪﹐洗淨我們一切的不義(約壹1:9)。若有人在基督裡﹐他就是新造的人﹐舊事已過﹐都變成新的了(林後5:17)。

        我終於找到我人生的答案了﹗

       原來基督耶穌已為我的罪死了﹐祂又復活﹐使我有復活的新生命﹐讓我不再靠自己努力行善﹐而是在基督裡為祂而活。神若察究罪孽﹐誰能站得住呢﹖但在神有赦罪之恩﹐好叫人敬畏祂。祂又使我經歷祂的大愛﹐將勸人與神和好的職份託付了我。而我﹐其實是罪人中的罪魁啊!

舉目向田觀看

        1989年我擔任 Great Commission 冬令會的譯員﹐有機會深入接觸來自中國大陸的留美學者及其家屬。神讓我看見大陸同胞內心世界的需要﹐也讓我看見﹕海峽兩岸的中國人﹐同是政治悲劇下的受害者;我們同是這個罪惡世界的犧牲者﹐同時卻又是罪惡的來源﹕我們同是有罪的人。1990年到大陸宣教﹐天安門廣場有著說不出的沉重氣氛﹐壓得人喘不過氣來。一位大娘在火車上與我談到社會道德的敗壞﹐懷念周恩來當總理的清明時代。她臉上的失望及虛空﹐反映出她生命的吶喊。我的心何其傷痛﹐這群廣大困苦流離的中國人﹐是我的同胞﹑是我的骨肉之親啊!主啊!你就差我去把你的生命之道﹑奇妙救恩傳揚給他們吧!

       幾番進出美國﹑台灣﹐也在讀博士班時蒙神呼召成為全時全職的傳道人﹐接受更深一層的神學造就裝備。我看見神的大能作為﹐越來越多的大陸同胞在美國唸書期間﹐因著查經班﹑團契及校園福音事工的影響﹐而降服在基督十字架下﹐相信耶穌基督。這群來自大陸的學生﹐原是頂尖優秀的精英份子﹐他們的家屬親戚也因而有機會聽聞福音﹐決志信主。他們回去大陸後﹐往往成為傳福音的有效媒介。

       這群來自大陸的學者及其家屬﹐對真理的渴慕及追求﹐正是聖靈的作為。看哪﹐現在正是神拯救的時刻。我如果不傳福音﹐就有禍了。但神造就我直到如今﹐豈不就是要我成為祂的器皿﹐使用神所賜的諸般智慧﹐把我骨肉之親在基督裡完完全全地引到神面前嗎﹖

成了基督使者

       1996年6月我從費城Westminster神學院(WTS)畢業﹐經禱告尋求神的帶領﹐就加入基督使者協會同工行列﹐一起為華人福音事工擺上﹐在紐約地區從事中國學生學者及其家屬的福音及門訓事工﹐我雖未經過文化大革命的傷痛﹐但我經歷過人性醜陋及黑暗﹐神以慈悲憐憫的大愛醫治了我﹐揀選了我﹐使用我﹐差遣我成為福音的使者﹐向我骨肉之親傳揚基督十字架的真理。這是何等神聖﹑榮耀﹑重大的人生使命!我這個卑微的人﹐竟能蒙召成為神使用的器皿﹐除了感恩﹐仍是感恩。

願作勸慰之子

       從1991年蒙召入神學院接受裝備﹐在教會擔任傳道﹑代理牧師﹐及從事校園福音事工以來﹐深感人在生活中的困惑﹔即使信徒也難免無力掙扎。其問題根深蒂固﹐乃是他們的心出了問題。如何將福音傳給他們﹐如何將信仰落實到生活中使自己蒙福﹐又如何使改變了的生命在教會裏發揮應有作用﹐常是我憂傷禱告的重心。

       1999年3月﹐蒙神帶領﹐我向母校(WTS)申請就讀教牧博士﹐專攻聖經勸慰學(Doctor of Ministry in Counseling)。WTS信仰純正﹐堅持使用聖經勸慰學﹐非一般基督教心理輔導那樣——引用聖經經文﹐卻採用世俗心理學原理。 WTS的課程講究人所面臨的一切問題﹐都是在神面前﹑與神有關係的。要解決各種難題﹐必須從心的根源問題來解剖﹐才能真正把人從困境中拯救出來。有了從天而來的智慧處理各樣情境﹐作出正確合宜的決定﹐人才能享有從神而來的平安﹑喜樂﹑滿足。

       在「學以致用」中﹐神把家庭﹑婚姻﹑單身有問題者﹐以及一些心靈疑難雜症者帶到我這裏﹐使我在校園福音事工外﹐在勸慰學方面有所學習。身為聖經勸慰者﹐我從別人身上學到許多寶貴的人生教訓﹐更堅定我對神的信靠﹕聖經都是上帝所默示的﹐於教訓﹑督責﹑使人歸正﹑教導人學義﹐都是有益的。合乎聖經原理的勸慰﹐的確是對傳福音﹑門徒培訓﹐有實際的益處﹐因為聖經勸慰與神學教義兩者相輔相成﹐靠聖靈大能﹐使我們這些神國僕人有能力﹐可以攻破堅固的營壘﹐將各樣的計謀﹑各樣攔阻人認識上帝的那些自高之事﹐一概攻破了﹐又將人所有的心意奪回﹐使他都順服基督。

       神又讓我有機會受邀到各地講道﹑培訓。面對北美華人教會的需要﹐我在禱告中思索自己能為骨肉之親作些什麼﹖神感動我看見那些向神委身者需要裝備﹔我也甚願忠心教導﹑交托那群神國精兵﹐使他們因此能在神學教義並實際應用(即聖經勸慰)上﹐成為別人的祝福。

       2000年初我開始有負擔帶領短宣隊出擊。現今中國大陸﹑日本﹑亞洲一帶﹐乃至蘇俄西伯利亞一帶﹐澳洲﹑南非﹑德國﹑英國﹑瑞士等歐洲地區﹐都有很多的中國大陸學人及其家屬﹐他們的心田成熟了——預備聆聽福音﹐而收莊稼的工人是如此不足。求主差遣使用我及眾弟兄姊妹﹐齊為華人福音事工努力!

◇  李台鶯小檔案

1958年8月23日(金門砲戰時)生於台灣高雄市

祖籍河北省棗強縣

台灣高雄女中畢業

台灣大學(National Taiwan Univ.)文學士

美國馬里蘭大學(U. of Maryland – College Park)圖書資訊碩士(MLS)﹔博士班研究生

美國賓州西敏士神學院(Westminster Theological Seminary)道學碩士(M. Div.)1996﹔教牧博士班(D. Min. in Counseling) 主修勸慰學 1999-

基督使者協會 紐約地區校園福音事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