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門見證集

心靈的歸鄉

王丹

我從小生長的家庭本質上來講﹐就是一個無神論的家庭﹔尤其是我父親﹐他從事經濟學研究幾十年﹐早年便接受了馬克斯的理論﹐這一切使得我們的家庭充滿著無神論的氣氛。母親是一個極能幹﹑堅強的女性﹐事業上非常成功﹐家中裡裡外外也都料理得妥妥當當﹐她堅信命運是掌握在自己手中。但父母除了對我們兄妹在學業上的管教之外﹐至於我們的世界觀﹐對他們來說﹐似乎并不重要﹐他們永遠將我們保護在他們的羽翼下﹐只要作聽他們話的孩子﹐就不用太擔心前途。

天何言哉

所以這也給了我一個很好的契機﹐只要我在學校的功課學習得好﹐我就可以在父親的書房中﹐或拿父親的借書證去圖書館看我想看的任何書。在茫茫書海中﹐童話故事扮演了非常重要的角色﹐它使我對宗教信仰有了最初淺的認識。

我很小就喜歡仰望夏夜的天空﹐想像著也許天外有天﹔我也一直驚訝于四季安排的巧妙和美麗﹐尤其醉心于秋天那種瀕臨冬季枯死之前的另類之美﹐那時常常在心裡自問:「為何四季到了盡頭﹐樹葉都快落了﹐反而越發美麗和輝煌?」我也常常為人體組織的精妙而感嘆不已。這些問題沒有明確的答案﹐但冥冥之中我感受到了造物主的大能。

宗教追求

到了高中教科書中正式提到了「宗教」﹐但字裡行間的描述卻無法說服我。內心對宗教神秘的渴望驅使我開始翻閱禪宗﹑道教和佛教的書籍﹐費盡心機﹐總希望讀懂那些艱澀的字句﹐但始終是雲裡來霧裡去﹐不知所云。更讓我焦慮難過的是﹐內心渴望真理而有的虛空感卻越來越大了。

這樣的等待持續到我成為大學教師之時。在一個偶然的機會裏﹐我遇到了一位極虔誠的Baha’i教徒﹐他的言行讓我感到心靈力量的巨大作用﹐在他的引導下﹐我參加了不少Baha’i教的聚會﹐接觸了形形色色的Baha’i教徒﹐儘管大多數的教徒都和藹﹑謙卑﹐可以成為世俗生活中的摯友﹐而且事實上也是如此﹔但我卻明顯感到在內心深處很難和他們溝通﹐換句話說﹐我和他們只能是世俗上的朋友關係﹐這樣有三到四年的光景﹐我終于與Baha’i教漸行漸遠﹐雖然這并非是一件快樂的事﹐但我也沒有更多的負罪感。

風波陡起

生活又回到原來的軌道上﹐有一段時間裡﹐家庭﹑事業佔據了我所有的時間表﹐儘管時有不順心的事發生﹐但生活日復一日地平靜如一池水﹐就我的個性而言﹐這是最好的境地﹐我喜歡將自己整個人和心放在一個外在干擾無法觸及的地方﹐讓時光輕輕掠過﹐看著小孩子們慢慢長大﹐看著丈夫從容地享受工作和家庭帶給他的愉悅﹐看著父母們滿足地安度晚年﹐看著學生們進出課堂滿足抑或疑惑的樣子﹐這一切就像一幅淡淡的素描﹐一個祥和平靜的夢﹐我常細細地品味這種滿足的感覺﹐如果生活當真一成不變該有多好。

但這種平靜是那麼地不堪一擊﹐打擊帶來的破壞力之大遠遠出乎我的預料﹕丈夫失掉了工作﹐隨之而來的是我們不得不放棄快要搬進的新居﹐那是我們倆精心挑選的夢巢。漂亮精緻的臥室﹐寬敞明亮的起居室﹐最讓我心動的是有一間書房﹐而最讓孩子心動的是一塊大而綠的草坪。但這一切都跟五彩繽紛的肥皂泡一樣﹐破滅了﹔而破滅得更徹底的是對自身理念的信心﹐我從而開始懷疑物質﹑金錢﹐甚至懷疑家人的業績﹑工作的成就﹐是否能帶來平安﹑滿足和幸福。

什麼是幸福﹖什麼是永久的平安﹖什麼是真正的滿足﹖什麼才能填滿內心深深的空洞﹖

聖經良港

在內心掙扎和徘徊了一段時間之後﹐我遇到一位基督教傳道人﹐她給了我一本聖經。聖經裡所傳達的信息是那麼樣地恰到好處慰藉了我﹐讓我內心的波瀾慢慢地平息下來﹐就像一條漂泊已久的船駛進了港灣。在這位傳道人的帶領下﹐我參加了周五的團契活動﹐起初的陌生和好奇漸漸地被一顆平靜安祥的心所取代﹔像一家人一樣﹐大家都卸下一周的煩惱和辛苦﹐展開最燦爛的笑容﹐在如天籟般的詩歌中﹐任憑感恩和喜悅的心在溫馨的氣氛中蕩漾﹐「雖然無花果樹不發旺﹐葡萄樹不結果﹐橄欖樹也不效力﹐田地不出糧食﹐圈中絕了羊﹐棚內也沒有牛﹔然而﹐我要因耶和華歡欣﹐因救我的神喜樂。」(聖經舊約,哈巴谷書3:17-18)
        不久之後﹐我來到了久違的教堂參加主日崇拜﹐在牧師平實有據的講解中﹐在教堂樸素端莊的陳設中﹐在大家平靜喜樂的表情中﹐我漸漸有了一種歸家的感覺﹐那是一個心靈的家園﹐那是一個傷害永遠無法觸及的地方﹐那是一個洗心潔面﹑煥發生命活力的永恆動機。在主日學裡﹐弟兄姐妹們成了我傳道﹑受業﹑解惑的良師﹐他們不厭其煩地解答我的問題-有的甚至是非常冒犯的問題﹐這為我鋪平了道路﹐使我至終成為神國的子民。

跟主而行
        現在我每週最大的盼望是:周五和周日的聚會﹐最幸運的是我和先生同時受洗﹐我們互相鼓勵﹐共享這無盡的快樂泉源。天父不僅用祂慈愛的懷抱擁抱了我的小家﹐祂甚至用最意想不到的方式﹐把感動帶到了我母親的心中﹐并讓一位傳導人遠達我在成都的母家中﹐與我母親分享﹐這讓我想起以前在上海的教堂聽到的一首詩歌「主愛奇妙莫名」。馬太福音16章24節:「於是耶穌對門徒說﹐若有人要跟從我﹐就當捨己﹐背起他的十字架來跟從我。」今後的這段塵世路有主在一旁陪伴和指引﹐我願意背著十字架跟祂前行。

註一:王丹姊妹和她的丈夫邢雷弟兄﹐在2002年復活節(3月31日)﹐一同受洗歸入主的名下。

註二:Baha’i (巴海)教其意為「榮耀」(波斯文)﹐此教源出 1844年創立的巴比教。巴比曾預言19年後﹐將出一位顯出神榮耀的先知。
          巴比及其教 徒都被波斯政府逼迫。1863年﹐他的一位門徒Mirza Husayn Ali在監獄中﹐宣稱自己就是巴比所預言的那位先知﹐
          巴海教於焉開始﹐乃典型的人文宗教。總部在以色列﹐崇尚自由﹑平等﹑和平﹑博愛﹐為回教所逼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