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門見證集

琴瑟和鳴——以謙卑的心尋真理

黃育民

       很不好意思﹐我當「職業慕道友」太久了。且讓我把話從頭說起。第一次到教會是在初中時﹐表哥帶我去參加平安夜。至於讀聖經是我大學剛畢業二姊出國時﹐她有一本聖經留下來。那時我和張麟至牧師同在中山科學院上班﹐住在宿舍裡﹐下班無聊就打開聖經來看。目的是要研究一下﹐為什麼有一個人﹐傳道三年就改變世上許多事﹔也要看看為什麼這一個宗教﹐對世界產生這麼大的影響。那完全是基於求知立場來讀聖經。回頭一望﹐是二十年前的往事了。

       九年前(1987年)﹐我的好姊妹:淑芬﹐到美國來受訓﹐發生了一件出人意表的事——她受洗了。回國後﹐她才告訴我﹐把我嚇一大跳。我告訴她「妳應該先打電話告訴我﹐和我研究研究﹐那麼我一定阻止妳。妳可知道基督教教義是什麼?」她說她不完全知道﹐但願意信。

       憑良心說﹐我雖然外表斯文﹐也自認為人溫和。其實﹐內心很剛硬。九年來我們全家被淑芬帶進所謂的教會生活。在臺灣時﹐每個禮拜天上教堂﹐週末有家庭聚會。到美國來後﹐情形一樣。家庭聚會的時候﹐我就陪我太太讀聖經﹐成了不折不扣的陪讀生。心血來潮時﹐就發表高論﹐這些高論﹐當然是帶點嘲諷。感謝許多愛主弟兄的無限耐心﹐我堅如「銅牆鐵壁」的一顆心﹐也慢慢軟化了。

       兩年前﹐全家到美國之後﹐教會生活轉趨劇烈。在臺灣時﹐上教堂做禮拜﹐是五成。現在上禮拜堂的次數﹐有七﹑八成了呢!中國話說﹐無巧不成書﹐巧不巧﹐美門教會來了個新牧師。一看﹐唉呀﹗怎會是學長呢﹖還是在中山科學研究院共過事的張麟至。感謝學長在此刻的帶領。我除了主日崇拜外﹐還得上主日學。主日學從福音班到舊約班。主日學老師﹐很仔細解答我提出的各樣問題。熬啊﹐熬的﹐情況又轉趨劇烈。為什麼呢?

       一個多月前﹐一個同事從臺灣來﹐在我家住了三天﹐他每晚向我傳福音﹐直至凌晨兩點半。我為了分散他對我傳講的火力﹐拉了許中明弟兄來一起聽。結果呢?他今天也和我一同受洗了。雖然外邊的火力猛﹐我剛硬的心一時還不肯投降。直到幾天前﹐我還嚷著「No, No, No.」我說﹐這個感恩節受浸不行﹐還沒準備好。這個時候﹐淑芬開始「push」, 許中明弟兄也表示﹐他一人受洗﹐未免太孤單了。雙面夾攻的結果﹐我只好再重新考慮。我問張牧師說:「行嗎﹐我能受洗嗎﹖許多事我還未明白。」拖這麼多年沒受洗的原因﹐就是我堅持要徹底明白聖經的道理再說。張牧師回答我:「只要你有芥菜種子那麼大的信心﹐就可以了。」我沒見過芥菜種﹐牧師告訴我芥菜的種子比芝麻還小。我想想﹐四福音書裏耶穌講的道理很棒﹑很美好。不僅如此﹐我覺得好得不敢信。人真的有那麼大的福氣﹐讓神這樣來善待我們嗎﹖若真是如此﹐那好﹐我願意信。自問有否芥菜種子的信心﹐我是有的啦﹗

       這一生﹐神給我很多。有可愛的太太﹐可愛的孩子。說到孩子﹐人家說﹐一男一女恰恰好﹐一百分。我卻認為﹐我有三個兒子﹐三百分。太好了﹐沒有缺乏。一直以來也幾乎「心想事成」﹐大致上﹐想達到的理想都達成了。雖然這中間有血汗﹑有辛勞﹑有挫折﹑有艱難﹐但比起身受大苦難的人﹐真微不足道。年紀漸漸大了﹐愈發覺得人類的渺小。今生我們所擁有的﹐全是神所賜予的。我細細思量﹐神給我們太多﹐倘若祂把給我們的取回一點﹐我們便受不了﹐於是就稱它為「苦難」。不曉得我這樣說對不對?但我知道﹐必需以一顆謙卑的心﹐來繼續追尋基督的真理。

我的另一半得救了

 ◇  黃淑芬(黃育民的妻子)感言

     

       九年前﹐當台灣榮總派我到美國受訓時﹐正是我處於肯深入思考人生意義與神人關係的時候。那時﹐我迫切想藉時空的改變﹐讓自己不僅在專業﹑也在做人處事上﹐成為新造的人。當時我的老大四歲﹐聽了幾次福音﹐上過兩次教堂﹐沒讀過聖經﹐但心門完全敞開﹐以單純及渴慕的心接受主耶穌基督成為我生命中的救主﹐並受洗歸主名下。從此﹐我成了先蒙恩的妻子﹑第一代基督徒母親。開始艱辛之旅。

       我與育民大一時﹐相識於臺大管樂團。由於同姓﹐我們初識時維持淡淡君子之交的友誼。直到大三某一天﹐我們開始了以深厚友誼為基礎的純純之愛﹐(直到今天仍是)。認識育民是我今生﹐除信主外﹐最快樂的事。因為他不僅聰明﹐個性溫和善良﹐做人做事也穩重踏實。更重要的﹐他尊重並疼愛我﹐使我想起了敬愛的公公﹐他們父子像極了。

       信主後﹐神又賜給我們兩個兒子。獨自牧養三個兒子(因育民尚未信主)﹐帶他們到主面前﹐實在很辛苦﹐尤其孩子們分別還在襁褓/幼兒階段。那時自己的靈命長進不多﹐但總堅持孩子們要從小認識主。最難的功課卻在祭祖上﹐我常思考如何不得罪神又不得罪婆婆。兩難之下﹐讓我感覺很孤單。我極需屬靈的教導﹐以便過得勝的生活。

       先生和婆婆﹐常安靜一旁﹐觀望我的言行舉止。當我發脾氣﹑心情不好時﹐育民充當神的使者﹐提醒我﹐「妳不是要常常喜樂嗎?」「妳現在有平安喜樂嗎?」感謝台北康華禮拜堂黃孝亮長老及陳美桂師母﹐在他們帶領下﹐五年前我們開始了蒙神喜悅的祭祖方式-為我公公舉行追思禮拜。短短一小時追思禮拜中﹐子孫聚在一堂讀主的話﹑唱詩歌﹑禱告﹐追述公公生平。藉著莊嚴隆重的追思禮拜﹐我們感受到神的恩典及大愛﹐更感謝祂所賜的大家庭。婆婆接受這樣的祭祖方式﹐讓我感到很高興。她看到基督徒不但慎終(追念祖先)﹐且追遠(感謝昔在﹑今在﹑永在的神)。

       信主之後﹐我有一個後悔——後悔我沒能更早認識神﹐及兩個疑問﹕(1) 育民和我的婚姻是否是神所設立的﹖(2) 老大光偉是我信主前在廟裡拜拜求來的﹐我該怎麼辦﹖這兩個問題困擾我心中多年﹐使我悶悶不樂。信主九年後﹐問題終得澄清﹐豁然開通了。心結打開了﹐頓時如釋重負﹐好開心。現在我把聖經的解釋記下分享:

       育民真是個知妻莫若夫型的好先生。他真地了解我渴望建立基督化家庭的心志﹐卻又遲遲跨不出那重大的一步。他時常有意無意問我:「是不是我什麼都好﹐就缺個弟兄的身份?」他這一問﹐問得我心疼卻啞口無言﹐但一面又氣他固執剛硬。的確﹐許多弟兄不如育民個性好﹐卻都享有救恩之喜樂﹑並有永生之確據。我親愛的先生光有好脾氣﹐卻與救恩無份﹐怎能不教我暗自神傷﹖

       牧師以林前7:13-16的經句勉勵我。他說信主前認識的配偶﹐也是神所設立的。怎麼說呢?因為婚姻是神所設立的普遍恩典。經上這樣說:「妻子有不信的丈夫﹐丈夫也同意和她同住﹐她就不要離棄丈夫。因為不信的丈夫﹐就因妻子成為聖潔。不然﹐你們的兒女就不潔淨﹐但如今他們是聖潔的了。你這作妻子的﹐怎麼知道不能夠救你的丈夫呢?」另外又以彼前3:1-4來勸導我:「你們作妻子的﹐要順服自己的丈夫。這樣﹐若有不信從道理的丈夫﹐他們雖然不聽道﹐也可以因妻子的品行被感化過來。這正是看見你們有貞潔的品行和敬畏的心。你們不要以外面的辮髮﹑戴金飾﹑穿美衣為妝飾。只要以裡面存著長久溫柔安靜的心為妝飾﹐這在神面前是極寶貴的。」這些經文對我有頗多教訓﹑督責之效。雖然﹐我的見証不夠好﹐育民卻能得救。願感謝﹑榮耀﹑頌讚全歸給神。

       第二個問題﹐牧師告訴我﹐不管我去那裡求來的小孩﹐都是神所賜予的。只是我把榮耀歸給假神﹐歸錯了。我恍然大悟﹐心裡的大石頭終於落地。當晚我帶光偉一邊向神認罪﹐一邊感恩。希望神赦免我錯歸榮耀給假神的罪。

       如今﹐我向神禱告﹐求神大大使用祂所賜給我們的三個兒子。更願他們一生靠主﹐站立得穩﹐成為神合用的器皿。育民得救了﹐神將要給我們全家新的功課。回首九年來﹐真是歡樂有時﹑孤單有時。這期間﹐若非神的帶領及弟兄姊妹的愛托住我們﹐真不知怎麼走過來。育民受洗那天﹐是在1995年11月24日﹐車子駛往教堂的路上﹐我問三個兒子:「爸爸終於要受洗了﹐你們高興嗎?」八歲的老二馬上回答:「高興啊﹗我們是 a family 了(一家人了)。媽媽和我們都已認識耶穌﹐現在換爸爸了。」回家路上﹐換老大開口:「爸爸﹐感覺如何﹖好開心吧!」

       願我的分享能激勵丈夫尚未信主的姊妹們。這段路我走過來了﹐有一天妳們也會熬過來的。願感謝﹑頌讚歸給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