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門見證集

生命再造之恩/神是我們的導航儀/期盼中的再相聚/困境中属天的安慰

申華鋒/關燕新 夫婦

見證一

生命再造之恩

1993年我先生到美國就讀 Univ. of N. Texas﹐四年後拿到化學博士學位。其間我們斷續與教會來往﹐也時常參加活動﹔這時期我常求神: 找到好工作﹑順利申請到綠卡﹑許多當時以為很重要的東西。惟獨沒有交托自己給神﹐也沒有求平安與喜樂。

如今回想實感愧疚﹗神一直眷顧﹐我們卻不感恩﹐還以為是自己努力的結果﹔遇到困難則怪神不愛我們。天父卻赦免我們﹐愛我們不渝。在困難時﹐祂派使者來幫忙。藉著與一些姊妹們的交往﹐我看到她們美好的生活見證﹐羡慕成為神的兒女﹐但又知道我是多麼不配。有兩位姊妹帶領我禱告信主。之後﹐我希望華鋒也能成為神的兒女﹐這樣的家庭才最幸福。此時﹐先生工作進展順利且有些成果﹐兩個兒子也聽話可愛﹐我也接受洗禮﹐願意以神的話做為今後生活道路的指南﹐讀了一些有關聖經人物和神蹟方面的書﹐深感主恩浩蕩。但我做夢也沒有想到﹐這是神引導我﹐作我日後遇見困難時的精神支柱﹗

晴天霹靂

搬到Austin後﹐我感到慈愛的天父時時伴隨我﹐每當我們遇到困難﹐祂都引領我們渡過難關;而且根據我所能承受的程度開啟我﹐讓我有足夠的心理準備﹐以面對艱難。

一年前華鋒就有頭痛的毛病﹐這在美國太普通了。但我從一開始就直覺他是腦袋裏長什麼東西壓迫到神經﹐才引起頭痛。(每次我把感覺告訴醫生﹐他們根本不考慮。)華鋒第一次去看家庭醫生時﹐醫生極其肯定地診斷為耳炎﹐給他各種消炎藥。到了1997年7月﹐耳朵也聽不見了﹐且像開音樂會一樣老響。在我一再堅持下﹐家庭醫生同意將先生轉去看耳專家。華鋒要聯繫的醫生有事不在﹐不得已聯繫另位專家﹐而他剛好六年前有過類似的病例。診查完華鋒的耳朵後﹐他就建議去做MRI﹐因為他推測是腦裏的問題。MRI的結果證實了我的預感與醫生的推測。華鋒的腦袋正中央長有雞蛋大小的腦膜瘤(4x4x5 cm)。當天他就轉給腦外科專家﹐很快就決定了手術方案及時間。感謝神的恩典﹐不然還不知找病源要找多久。

當時我們都嚇住了﹐不明白為什麼會發生這種事。我禱告神:「神阿﹗為什麼要用這種方式來試探我對你的愛心﹖但我知道您的能力浩大無際﹐既然您容許腦瘤長進來﹐求您也千萬施展您的大能﹐把腦瘤拿去。我很愛我的先生﹐求您不要嚇壞我。」神回答說﹐祂只操練人﹐使他們成長堅強﹐而從來不試探人。神讓我明白﹐腦瘤長在腦袋裏是不可否認的事實﹐能夠及早發現是好事(但對我們來講有些殘忍)。祂告訴我﹐只要信﹐不要怕;要相信我所看不見的﹐信心的報酬就是得到我所相信的。我馬上對神說:「我願意專心一致地相信您﹐絕對地服從您﹐也願意把華鋒和孩子交托給您﹐惟求您施恩﹐使他得醫治。」

7/11-13日﹐奧斯汀華人教會有聚會。大家高唱天父必看顧我時﹐我心裏難過極了﹐邊唱邊流淚﹐邊求神看顧醫治華鋒;希望藉這事使他專心歸向主的懷抱。快唱完時﹐我的淚水止住了﹐取而代之的是平安與喜樂的感覺。我知道我的祈求神已應允–這事會有驚無險–使我心有了依靠。

7/13日下午﹐饒弟兄夫婦來到我們家探訪﹐華鋒就在那天悔改信主。我當時非常高興﹕從此我們不但是夫妻﹑密友﹐還同是神的兒女。我求神要格外地照顧我們﹐因為我們太弱小﹕我才足月﹐華鋒才接受主﹐馬上就要經歷生死攸關的考驗。我實在擔心﹐他是一隻早產的小羊羔。

我種種憂慮天父都知道﹐手術前有一晚﹐我讀到生命再造的應許:拉撒路復活﹑亞伯拉罕獻以撒。父神告訴我只要堅定的信﹐不要過多的憂慮﹐凡事有祂做主。

7/17日﹐他一早去醫院做動脈圖檢查﹐晚上我去接他回家﹐他忽然叫我走從未走過的 local 路。當時覺得奇怪﹐他為何一反常態﹐因為我最怕走生路。我上加油站加完油後﹐車再也不能啟動了﹐不知何時車子已經超溫當掉了。我們一邊相互安撫一邊閑聊﹔我問他今天為什麼有靈感讓我走local﹐否則車子死在highway上就慘了。我忽然明白﹐這是天使的手托著我們﹗在醫院裏﹐每天有姐妹送飯和陪伴。其實在華鋒住院期間﹐我能否安全開車都成問題﹗

手術只能進﹑不能退﹐神告訴我大膽向前走﹐海水必不會淹過你。7/23日的手術﹐我們還是相當緊張﹐彼此避免談論最壞的結果。我們一邊在網上查詢有關腦膜瘤方面的醫學知識﹐一邊向醫學朋友請教。老友劉莉﹑新友徐微和何玉信都是我的顧問﹐幫助我們同醫生討論手術方案﹐及其後的護理和康復。

奇妙恩典

1997年7/23日﹐畢生難忘。當華鋒打完麻藥入手術室時﹐我真有一種再也看不見他的感覺﹐我們只是輕輕地握手說再見;望著護士推著他在我眼前消失﹐我楞在那想像這一刻會有多漫長。

徐微來陪我渡過這難耐的十幾個小時﹐她安慰我﹐讓我詳細瞭解手術的情況。接近尾聲時護士打電話來預告﹐不久醫生來告訴我手術很成功。半小時後﹐我們已經能在加護病房交談了。我有說不出的高興﹐趕緊把這個好消息告訴親人和弟兄姐妹。我知道這是神的作為——是教會幾百人祈求﹑姐妹們禁食禱告﹐達到神的寶座前的威力——我感動的無以言報﹐再次感謝讚美主。

再受試煉

7/24日早上醫生來查房﹐鑒于華鋒各項指標都正常﹐把他轉到一般病房﹐這意味著他的病情好轉。我高興之餘﹐卻有點不安﹕事情發展太快不一定好。當晚他疼痛難耐﹐注射止痛劑﹐服安眠藥都無濟於事﹐徹夜未眠。我除了流淚祈求天父外﹐沒有一點辦法﹐神似乎不幫忙了。我知道原因﹕一是神要我們經過銘心刻骨的信心操練;另外是神所應許的明天還沒有到來。我們只有耐心等待﹐我求神給我力量和勇氣戰勝一切困難。

7/25日早餐後,我返回病房時﹐華鋒歇斯底裏抱著我說他要走了﹐神也救不了他了。感到很奇怪﹐才離開時﹐他還好好的。原來是護士要華鋒起床練習走路﹐他說很虛﹐不能站﹑也不能走。護士勸他要配合﹐服從醫務人員。可是華鋒沒有吃飯睡覺﹐身體虛弱不能行走。華鋒才走到衛生間﹐一陣天昏地暗﹐他就什麼也不知道了。稍微清醒後﹐他始終處於混亂恐懼中﹐說有人要把他裝在一個黑盒子裏帶走﹐他極不情願去﹐拼命喊叫神救我﹐是神又讓他回來。從那時起﹐他的情緒愈來愈壞﹐時常處於昏迷狀態。清醒點時﹐他會告訴我他是如何遇害被救的﹐有條有理地安排後事﹐並且要求見見孩子﹐我當時也嚇壞了。本能的感到死魔在召喚他﹐我能聽出來﹐有些是藥物導致的幻覺﹐有些絕對是真實的﹐以後治病過程也多次出現過。一天的驚嚇我有些支持不住﹐晚上我在沙發上睡覺﹐清楚地聽見華鋒叫我的名字﹐說他想見我﹐我卻怎麼也起不來。

7/26日早上四點我去病房看他﹐發現華鋒被捆綁在床上又在輸液。他眼睛睜著不動不語。原來華鋒昨晚自己拔掉針頭﹐想走出病房找我﹐結果摔倒在地﹔為了他的安全﹐把他固定。

雙重復活

我心裏懊惱極了﹐這一切實在是我的錯﹐我真擔心他就此不醒﹐不給我解釋的機會。我非常不安地翻動手中的聖經﹐心裏在問天父﹐是否守信救他。神告訴我只要信不要怕﹐耐心地等待明天的到來。我的手停止下來﹐我才發現我在看詩篇﹐講神是萬能的﹐我們當把一切榮耀歸給神﹐受恩的人要傳揚神的名﹐然而死去的人是不會說話的﹐頌揚之聲不會來自墳墓。我知道這是父在向我說話﹐神問我信不信祂能使拉撒路從死裏復活。我馬上愧疚不已﹐向父神認錯﹐求祂原諒我的不信與軟弱。當我流淚唱完因祂活著這首歌時﹐我心裏非常平靜﹐我知道神的應允還在﹐我一下就更加堅定面對挑戰。醫生又把他轉回加護病房﹐再做必要的檢驗。我默默地祈求父神﹐盼望屬祂的明天快點來﹐或者能解決他的病痛。

7/27日,當我走向病房的時候﹐還在擔心今天是否是拉撒路復活的日子。一進病房﹐看到華鋒坐在床上﹐不但能吃飯﹐還能同我講話。我真被無比的喜樂包圍著﹐除了感謝讚美父神外﹐無可言喻﹐這是拉撒路復活的日子。與他交談中﹐我看到他不但是肉體的復活﹐靈魂也復活了。他從一個徹底的無神論者變為敬拜耶和華的人。我為他的雙重復活高興﹐也進一步明白復活的真義﹕復活在我﹐生命也在我。信我的人﹐雖然死了﹐也必復活。凡活著信我的人﹐必永遠不死。(約11:25)

一生跟隨

我們的主又真又活﹐沒有祂生命再造的應許﹐我們弱小的信心將建立在何處;沒有亞伯拉罕獻以撒的信心﹐我們怎麼能面對那刻骨銘心的信心操練;沒有路得的相信與順服﹐我們怎麼能在盼望中忍耐等待。在這短短幾天﹐我明白了許多道理﹐我看到了我自己多麼不配得到神的浩恩。口中說相信行動卻軟弱;面對困難時有抱怨﹐不願原諒別人的失誤等等﹐慈愛的父親都原諒了我﹐我有什麼理由不原諒別人的失誤。對於已經發生的失誤﹐也不再計較人。

我也明白所有事情的發生發展﹐我無能為力﹔我之所以能走到今天﹐實在是慈愛天父的眷顧﹑引領﹐是弟兄姐妹扶持﹑幫助。中間雖有痛苦的爭戰﹐我心卻有平安喜樂;天父知道我們只是幼小的羔羊﹐總是適時加添信心和力量給我;當我實在沒有勇氣時﹐天父就抱我在懷走過難關;地上一行腳印並不是祂離開了我﹐而是我連走都不用﹐是天父抱著我走過困境。每當我能感覺到祂那溫暖柔軟的懷抱﹐就充滿了平安與喜樂。

驚濤駭浪中﹐教會是我堅固的渡船﹐主是我的方向盤﹔狂風暴雨來襲時﹐我抓緊主的手求救;只要祂一伸手﹐即刻風平浪靜。真是萬事都互相效力﹐叫愛神的人得益處;只要你堅定仰望主﹐聆聽祂的話﹐你就有了力量的源泉。我們得救是在乎盼望﹔只是所見的盼望不是盼望﹐誰還盼望他所見的呢﹖但我們若盼望那所不見的﹐就必忍耐等候(羅8:24-25)。往往事情本身並沒有變﹐變的是人﹐當你戰勝困難的時候﹐你的信心就會不斷的成長;信心的增長使你有了依靠﹐從而不再懼怕艱難。

我們知道今後的道路再也離不開神﹐神已經清楚地指示我們當行的路﹑當做的事﹐我們會堅定不移跟隨祂﹐直到永遠。

Chinese Traditional translation. 

見證二- 寫於 2017 

神是我們的導航儀 -夫妻攜手抗癌之旅-

在我們認識的朋友當中身體不太好的人有,得癌症的人也有。 夫妻先後都得癌症的人不太多,在同一家癌症醫院做檢查治療的夫妻更是很少見到。 沒想到最近,我們夫妻有幸成為一個醫院癌友。 2012年三月,燕新腸鏡檢查出得結腸癌,接著是做手術切除腫瘤,然後是半年的化療,現在是第五年的複查階段。 前四年都沒問題,第五年,也是2017年,癌細胞抗原體的血項檢查卻持續升高,腹部CT顯示直腸有個小塊,大有復發的風險。 無獨有偶,2017年初,華峰做例行體檢的時候,要求做一個B超,近來總覺得肚子太大,還沒吃什麼東西就覺得飽了,晚飯一吃就飽,還老打空嗝。 這一照超聲波就一發不可收拾。 又照腹部CT,胸部CT,全身PET掃描。 因為腹部有大量積液,肺部有腫瘤,等等病變。 先是惡性腹部間皮癌Mesothelioma,然後檢查到肺癌 lung cancer。 4/17/2017做了第一次化療。 大概每三個星期為一個療程。 目前,只知道會做兩次。 5/2/2017燕新做了腹腔鏡檢查。 醫生覺得要做放療,和化療使腫瘤縮減,再做手術,因為腫瘤是長在直腸壁外,需要做臨時造口讓切口恢復,好了再做手術接好。 於是我們就成為了癌友。 我們都在MSKCC看腫瘤醫生。 我們兩相識近三十年,風風雨雨,一路走來,數算不盡神的恩典。 我們很喜歡一個美國牧師的證道。 他說我們總說相信神,讚美神。 有很多時候是有前提條件的。 對神的信任也是有前提的。 都沒有做到無條件的相信。 有多少人在艱難的環境里,能開口讚美神,在苦難中仍相信神。 但神在我們中的作為叫我情不自禁的發出讚美。 即便是世人眼中的難處-癌症夫妻。 我們教會的牧師長老,弟兄姐妹,不但在全教會禱告,還自動組織互助組,為我在生活上提供很大的説明。 我們的腫瘤醫醫生,手術醫生,放化療醫生,老朋友,新朋友都參與到我們與癌症做鬥爭的行列。 特別是我們的兒子們,大兒子Jerry,在大學畢業后,在加州工作,現在願意棄掉工作,搬回新澤西照顧我們。 小兒子Michael願意放棄暑期的註冊課,和將要開始的co-ops的工作機會,來照顧我們。 這個年代,家裡有一個孝順父母的孩子就高興的不知東南西北了。 我們兩個孩子都這麼懂事孝順。 並不是我們多有本事教育的好。 這一切都是神對我們的恩典,把一顆顆柔軟愛人的心放在孩子們的心裡,放在關愛我們的人心裡。 到如今我們夫妻倆成為抗癌路上的癌友,我們感謝神。 將來我們會成為神國度的精兵,神讓我們成為戰友,我們感謝神。 在神的帶領下傳揚福音,我們共同侍奉神,神讓我們成為工友,我們感謝神… 學著凡事感謝讚美神真是一門功課,一門很難學習的功課。 希望我們家的故事,我們的心歷路程能對有需要的朋友們有些許的説明。

Chinese Traditional translation. 

見證三- 寫於 2022

期盼中的再相聚申華峰的天堂之旅 (2/13/2022, 妻關燕新)

風雪送忠靈

終於到了分手說再見的時候,2/13/2022,星期天在下雪。 華峰在家裡的床上握住妻子的手連聲說抱歉,說我再也不能照顧你了先走了。 然後像是睡著了一樣再也不理我和神走了。 我實在是不相信發生在我眼前的一切,恍惚間,心就像被摘走一樣,木然的,不是悲傷,不是難過,淚流滿面,無可奈何的別離,沒有徵得我的同意就和我說再見了,我不願意,但我如何叫華峰他也聽不見,不理我了。 在經歷了5年的與疾病抗爭后,56歲的華峰放下世上的一切,疾病痛苦,妻子,兒子,家人,朋友,去了天堂。

相濡以沫走天路

和華峰相識在1987/12/19,我很佩服自己像伯樂一樣找到華峰這樣千載難逢的千里馬,他當初沒有任何一樣符合當時尋友的條件,當時我只有唯一的一個標準華峰是個好心人就可以。 30年的時間見證了我明智的選擇。 多少人羡慕我們多年的夫妻恩愛,其實更多的是華峰的大度和對我的包容,尤其是我生病期間他無微不至的照顧我,後來華峰和我同時生病,他更是為我日後能夠獨立生活無慮作了很多準備工作,他把所有重要的文件掃描到電腦儲存,把上網所需的帳號整理歸類在一起,這麼多年我對家裡所有的財務運作一樣也沒參與,都是華峰在打理。 華峰像小蜜蜂一樣勤勞善良又有責任心,感謝神我今生有幸遇見你。

很多人都誇我家兒子乖懂事,老大Jerry聰明理智處理事情的能力相當強,當我和他說爸爸情況不太好時,放下電話就去機場,幾個小時後他就從加州到了新澤西家裡,華峰身後的事情他作為長子處理的井井有條,最讓我感動的是提出讓我和他去加州願意資助贍養我。 老二Michael 情商非常高,辦事情穩重而迅速,協調不同年齡階段的朋友非常得體,本來他這個星期學校和打工的事情相當忙,他立刻放下一切來幫我辦了華峰的事,籌備追思禮拜,只幾天就一切就緒。 我一生中最值得驕傲的是Jerry和Michael,這是華峰言傳身教的影響,而華峰是神教導塑造出的好榜樣。

如鷹展翅的應許

患難生活中最常問的問題就是,為什麼會發生在我身上,為什麼全能的神會允許好好的人早早的離開世上的親人,我也會想同樣的問題。

記得聖經中約瑟的故事讓我印象非常的深刻,少年的約瑟因為父親的疼愛,導致了哥哥們的嫉妒,在他17歲那一年,哥哥們竟狠心地將約瑟賣給了路過的商人,約瑟成為了一個年輕的奴隸…. 但是約瑟在神眼中蒙恩,他雖然經歷了種種的難處,兄弟的背叛,主人妻子的冤枉構陷,朋友的忘恩負義…… 一切遭遇看起來那麼的無情與失望,神借著萬事互相效力,使約瑟最終成為了法老的宰相. 而當約瑟的哥哥們因著鬧饑荒而來到了約瑟面前,請求他的幫助,心中甚是懼怕,但是約瑟對他們說,當年你們的意思是要加害於我,然而神對我的計劃是好的,所以我會原諒你們。 的確是就像約瑟說的,雖然他的哥哥們要加害約瑟,但是神對約瑟的計劃是好的.

我相信,現在我和華峰一起經歷的種種難處,讓人覺得不可理解,無有能力應對,但是我們知道神在我們心中的意思原是好的,神的道路和智慧高過我們。 的確,在世人眼裡華峰是個很好的人,是父母值得驕傲的好兒子,是無微不至愛妻子的好丈夫,是以身作則的好父親,是公司了不爭不搶的好職工,老闆喜歡他是因為他聽話,下屬喜歡他因為他沒架子願意幫助他們解決問題。 朋友覺得他是值得交往的老實人,他更是神家裡可靠可用的人。 神的作為我們暫時無法理解只有順服接受。 我們深知神是愛我們的,會把一切美好的賞賜給我們。 我們學到了一個功課,在我們自己認為好的事情不一定就是好,我們要逃避的壞事未必是壞事,神可以使萬事互相效力,來成就最終的美好。 神曾因著如鷹展翅的應許帶領我們一路走來,

 華峰雖然默默無言地盡他的本分,因他的生病,治療,離世牽動多少關愛他人。 近五年,教會的弟兄姐妹持之以恆的用禱告和服事關注他,國內的親戚朋友,他大學同學,研究生的同學,美國公司的同事,學術界的同仁,醫院的醫生護士… 他們皆因華峰的人生,生病,治療,離世,對華峰所信的神產生極大興趣,在往來的書信,電話中慢慢的出現信仰,禱告,神等內容。 這將是撒在人心中福音的種子,當他們結出豐碩的果實時,就是華峰在神國中如鷹展翅翱翔的時候,華峰的離去並不是結束而是新的樂章的開始。 感謝神藉著微小的我們成就神偉大的計劃。 讓我們在期盼著與他再相聚,阿門

見證四-

困境中屬天的安慰_關燕新 3/6/22
屬天的安慰

大家好,謝謝大家給我一個機會來表達我的謝意,謝謝大家對我們的關懷和禱告。

記得五年前我和華峰站在這裡的講臺上作見證,就好像昨天一樣,如今華峰離開我回天家已經21天了,恍惚間覺得我的天也要塌下來了,然而我今天能站在這裡,是和你們每一個人對我家的關愛分不開的,是神把感動與慈愛的心放在你們每個人心裡,是你們每個人伸出援助之手幫我撐起這一片天。讓我在這個艱難的時刻時時感受到源源不斷愛的力量,記得華峰最喜歡讀詩篇23篇,其中有幾句讀多了就記得:“1 耶和華是我的牧者,我必不致缺乏。

4 我雖然行過死蔭的幽谷,也不怕遭害,因為你與我同在,你的杖、你的竿都安慰我

6 我一生一世必有恩惠、慈愛隨著我,我且要住在耶和華的殿中,直到永遠。”這也正是華峰和我多年以來的生活寫照,

我們家曾經多次在危難的時刻得到從神來的豐盛供應,

早在1997年華峰做腦瘤手術時,神就從身心靈上拯救了我們。那時大兒子Jerry 6歲,小兒子Michael才三個月。當時我可以說是舉目無親,剛認識幾次的教會弟兄姐妹和牧師為我們成立24小時不間斷的,傳遞式,禁食禱告網。從精神到生活無微不至的關懷,讓我無憂無慮,直到華峰完好無損的康復在我眼前。從此我們認識了我們生命中的救助耶穌,並把我們全家奉獻給主,願意終身跟隨服侍主。

2012年我自己經歷了我人生中的第一個轉捩點。在我做腸癌手術,化療期間又一次感受到了神大家庭帶來的溫暖,半年的化療每次都有弟兄姐妹的接送,禱告與陪伴,再一次吃了好幾個月的百家飯。

2017年起是我們雙雙見證神奇妙作為的階段,我們居然同時患癌,同時手術,在同一家醫院-MSKCC,由同一個醫生做開腹手術,住在同一個病房康復,更是同時做化療和放療。弟兄姐妹不間斷的送溫暖,送飯給我們,為我們禱告,神帶領我們走過一個又一個的關卡,直到如今2022年2/13,華峰雖以回天家,但神的手仍然牽引著我往前走。因為他承諾必不撇下我。

神的恩典夠我用

有一首歌我很喜歡:神為我開路。

當我走頭無路時神必為我開道路,因為他是我的主,當我走過死蔭谷時,他賜下愛與能力在每一天。因為神愛我。

當我無能為力時,神可以在沙漠為我開江河,因為他是全能慈愛的神。

我們從信主至今25年,神的恩典與眷顧從沒離開過我們,

聖經中有一句話很是耐人尋味:“你的日子如何,你的力量也必如何。”(申33:25),試問有什麼人會得到弟兄姐妹如此的寶貝和愛護,什麼人會讓大家持續為同一個家庭,同一件事,同心合一的禱告多年,什麼人會讓畢業近40年沒有聯繫的同學自願的組織起來關心我這個遺孀,什麼人能讓這麼多人淚流滿面的承諾會盡自己所能的幫住華峰的未亡人。我為華峰感到自豪,為神的恩典感到安慰。神的作為和預備遠超出我的所求所想。有誰在56歲就可以拿到社保局的遺屬福利,又有誰在65歲法定年齡前能用紅藍醫保卡,靠著神的恩典我可以。有誰在離世的當天還在幫助公司,幫助同事解決問題,盡自己的本分,華峰就是這樣的人。有誰生病多年,又是手術,又是住院,又是放化療,公司不但不扣工資反而每年給漲工資,華峰就是這樣的人。神的恩典數算不盡,所有認識和不認識我們夫妻的人都將會在我們的生活中看到榮耀神的同在,人們都相信一定有什麼特別的力量和信仰支撐著我們走這條艱難的道路。

從而願意尋求那位偉大而全能的神,我相信神大家庭壯大的日子就在眼前了。哈利路亞讚美神。阿門